• <tr id='eDjAlX'><strong id='eDjAlX'></strong><small id='eDjAlX'></small><button id='eDjAlX'></button><li id='eDjAlX'><noscript id='eDjAlX'><big id='eDjAlX'></big><dt id='eDjAl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DjAlX'><option id='eDjAlX'><table id='eDjAlX'><blockquote id='eDjAlX'><tbody id='eDjAl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DjAlX'></u><kbd id='eDjAlX'><kbd id='eDjAlX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DjAlX'><strong id='eDjAl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jAl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DjAlX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DjAlX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DjAlX'><em id='eDjAlX'></em><td id='eDjAlX'><div id='eDjAl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DjAlX'><big id='eDjAlX'><big id='eDjAlX'></big><legend id='eDjAl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DjAlX'><div id='eDjAlX'><ins id='eDjAl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DjAlX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DjAlX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DjAlX'><q id='eDjAlX'><noscript id='eDjAlX'></noscript><dt id='eDjAlX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DjAlX'><i id='eDjAlX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报晨曦

                云在天边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1-01-18 20:58:13
                点击量:



                云在天边.png


                二(55)班  宋蕊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我喜◆欢看傍晚的云。

                我不懂什么是积雨云,也不知对流层在︼哪里。我只是单纯的抬头盯着那片⌒绯色的雾气逐渐靠近,直至回神后脖子√与太阳穴一阵阵的痛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时天空是透亮的蓝色,转而到了远方被刷上一层薄紫——犹如被我压在◢箱子底下的水彩画般——又逐渐过渡为绯红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喜欢绯红这个词。

                它好ξ像代表了我夏天长及脚踝的粉红百褶裙,又似女孩子脸上不经意的羞涩,它还像我所品到的酸酸甜甜的饮料,我所做过的温暖的梦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那样一个绯色的梦幻的背景下,一大块儿白色浮在了想Ψ象中才会有的静谧里。那片白色仿佛大团大团的厚实的棉花糖,向着南方和↘北方伸出细长的手脚,凹陷下去的银灰色阴影反而使它更真实可感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想拥抱那样静谧背景下的柔软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向往着。

                更多「的时候,天空中只会有浅浅薄薄的一层云,泛着纱的质感,仿佛是一层又一层盖上去的。我在想,晚上睡觉时它会不会跑到我的梦里拥我一枕清凉?

                关于云的记忆,被珍存在中考前∞的那个暑假。每天傍晚等妈妈下工回家,一辆电动车,弟弟在前面,妈妈在』中间,我坐在后面。我们骑※着车子从宽阔的大路上驶过,远处的视野被无限拉长,金色的碎屑洒落在整片天空,燃烧∏的晚霞又团团融融。在我们身后,澄明的蓝色正飞驰㊣ 而过。我和弟弟大张着口呼喊,清新而又有些闷热的风充斥了我们的口腔△与肺。我们在过减速带时随着车子的颤动而“哇!哇!哇!哇!哇!……”笑声随着风飘到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后来上了高中。只ζ 能一个人边狂向嘴里塞东西,边努力踮起脚尖想要越过对面白色的大楼,看一看傍晚的天空。每周考试完会有一个四节课的自习∴,连着晚饭时间,竟成了我唯一看▓云的时间。我想到天台上看,可生锈的铁链只留给我一道狭窄的缝。我努力趴上去,却什么※都没有。

                什么都没有。这五个大字▅如魔咒般扼住了我的呼吸。我开始哭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开始怀疑■我这么努力找云,这么努力学习却什么成果都没有的意义。我肿着双眼去问班主任①:“哪里能看到云?我的云在哪里?”他有些惊愕,扫过我抽泣的表情,又微笑:“去操场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我躺在绿色的草坪上,闭上了眼睛。有清凉的︾风从脚边越过又拂过我的额头,肆意弄乱我〗的头发。我听到车轮碾过大地时的颤抖声,我听到几片若有若无的鸟啼。我把自己张成了大字型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张大嘴,大喊:“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声音传播范围越█大,自己听到的响度就越小。这是物理上讲过的,我记得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啊!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有泪涌出来,在眼角留下湿漉漉的痕迹。突然,一种神圣的感觉从心脏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睁开眼。一朵偌大的、厚重的、洁白的、柔软的、染上绯色的、镶着金边的、带着清凉气息的、我朝思慕想的、足以↓让我泪如雨下的云,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然爬上我的头顶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眼睛一眨一眨,目送它,虔♀诚地目送它,消失在了我所到达不了的远方。我知道,这朵云再也不会来了,我以前所目送过的每一朵云♀都不会再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世间没有两朵一模一样的云。它们都无一例外的去了我所到达不了的远方,在某个温暖的季节,降下无数滴像我一样目送过的雨。等到某个特定的时间,也许它们会再化作云,再经历一场目送,一次轮回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对我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在天边,云在天边。

                云又不一定在天边,

                它可能在你想不到的时间,如午后的猫咪慵懒的从你的头顶溜过。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华灯初上,凉风习习的夜晚,才刚刚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冯唐说:“后海有@ 花的院子,夏代有工∏的玉,此时此刻的云,二十▽来岁的你,是一种美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愿你能在纷忙的学习中抽点时间,抬起头,看看∑外面舒展的云。(学生编辑:崔雨婷
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不死花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