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emE38Y'><strong id='emE38Y'></strong><small id='emE38Y'></small><button id='emE38Y'></button><li id='emE38Y'><noscript id='emE38Y'><big id='emE38Y'></big><dt id='emE38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mE38Y'><option id='emE38Y'><table id='emE38Y'><blockquote id='emE38Y'><tbody id='emE38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mE38Y'></u><kbd id='emE38Y'><kbd id='emE38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mE38Y'><strong id='emE38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mE38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mE38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mE38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mE38Y'><em id='emE38Y'></em><td id='emE38Y'><div id='emE38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mE38Y'><big id='emE38Y'><big id='emE38Y'></big><legend id='emE38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mE38Y'><div id='emE38Y'><ins id='emE38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mE38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mE38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mE38Y'><q id='emE38Y'><noscript id='emE38Y'></noscript><dt id='emE38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mE38Y'><i id='emE38Y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教学

                平凡俗世中的不凡诗意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-12-12 15:44:07
                点击量:




                ——从李娟《我们的裁缝々店》谈起

                高三教学部  张云燕


                 dcc451da81cb39dbb8e7ecbcde160924ab183030.jpg

                李娟是新世纪以来新疆文坛最美的收获,她的散文被称ω 作最近十几年来国内散文写作中的天籁之音。她的一系列作品因为着力描摹西北苦◆寒边地的真实生活,而被列入“生态文学”写作的谱系。作品“接地气”的“原生态的书写”,不仅再现了新疆阿尔泰的自然风光和原生态的牧民︾生活,更是通过对苦难生活的反抗和超越,展示了恶劣环境中生命所呈现出的幽默、灵动和从卐容。她的散文《我们的裁缝店》选入了2017年全国三卷语文试题,即是体现了平凡俗世中不凡的诗意追寻。

                timg.jpg

                作者居住◤在新疆喀吾图,那里的生活与现代都市截然不同。游牧地区的人们,体格普遍高大宽厚,却因为常年的繁重劳作,营养的匮乏以及苦寒的自然条件,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形。三四十岁已需要每天靠大把的止疼药维系,十几岁的少女即面容沧桑若老妇,孩童身材矮小头发枯黄。再加上经济来【源单一,经济状况十分窘迫穷困,正如《我们的裁缝店》中所写,几块钱的衣服也拿不出钱来买,以至于常年挂在店里,只能时不时看一看以慰藉自己那颗向往着美的心。这间杂货√铺与裁缝店即是作为汉人的“我们”的主要收入来源。店面非常小,只有十几个平方,中间拉一块布帘,就隔出了生活和生意的两块天地。尽管杂货铺惊人的简陋,货品种类极其有限,裁缝店甚至需要顾客自带布料,仍然吸引了大量的本地牧民,而且络绎不绝的人群中还时常会有怀揣着小小心思,试图进行“不等价”交换的人们。这无疑为“我们”单调苦难的物质生活增添了别样的生气。

                5366d0160924ab1884316add3bfae6cd7b890b30.jpg

                生活的单调,生存的艰辛,都是引发人性失落的导火索。可贵的是,我们从整篇文章里没有看到作者任何的抱怨、自艾和焦虑。李娟并没有把笔墨的重点落在差强人意的收入上,而是不断在苦难的物质生活中,发现与〒创造着点点滴滴的生活“诗意”。这些生活“诗意”如星辰一般点缀在她的散文中,焕发着一种灵动与奇趣之美。“库尔马罕的儿媳妇也来做裙子了,她的婆婆拎只编织袋跟在后面。量完尺寸我们让她先付定金,这个女人二话不说,从婆婆拎着的袋子里抓出三只鸡来——”那种少数民族特有的明朗拙朴,只言片语间就跃然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QQ截图20201211225551.jpg

                “小客人努尔楠的声音属于那种音量不大,穿透力却特别强的类型。娇脆、清晰,像是一面镜子上挥撒着一把又一把的宝石——海蓝、碧玺、石榴石、水晶、玛瑙、猫眼、紫金石……叮叮当当,晶莹悦目,闪烁交汇……”将童声比作光滑镜面上洒落彩色宝石,色彩与声音错落弹跃,带来极惊艳的视听享受。后面紧接而来的“我努力地,仔细地辨认着那些似曾相识的哈语词汇,终于听懂了,他在严肃地反复地说:苹果有吗?瓜子有吗?糖有吗?……”读来更是让人哑然失笑。这种鲜活生动,灵趣幽默,纯粹又明丽的语言正是李娟的过人之处。当很多个日子里,屋外狂风呼啸,冰雹疯狂地砸向窗户,她却只看向温暖和平的屋内,那锅子里正炖着美味的风干羊肉,一波波滚动溢出的香◥气似乎把墙皮都要酥掉了。当和顾客讨价还价焦灼耳赤,她让顾客去看偏远荒寒地带最不可思议的尤物——一缸美丽的金鱼。当看到那清洁的美艳在清洁的玻璃缸里曼妙的闪动,透明的尾翼和双鳍在水中和缓的张开收拢。所有的人,口气都软了下去。这一刻,是人类骨子里天然带有的那一份纯然的诗意,让彼此达成了默契的和解……李娟笔下的世界不是没有苦难,而是用“诗意”和“幽默”来对抗那些生活当中堆积如山的苦难。

                u=728188195,3698954962&fm=26&gp=0.jpg

                作者在文中说“裁缝的活不算劳累,就是太麻烦。量体、排料、剪裁、锁边、配零料、烫粘合衬、合缝......做成后,还得开扣眼、钉扣子、缝垫肩、缲裤边......从我们当裁缝的第一天起,就发∏誓一旦有别的出路,死也不会再干这个了。但假如Ψ有一天不做裁缝,我们还是得想办法过日子,过同样辛苦的生活——可能干什么都一样↙的吧?”裁缝作为谋生的行当,真的很辛苦,但那么多事情,都是一针一线的过来了,一件一件的做好了。与其去奢望空中楼阁,不如把一股线平稳准确的穿过每一个针孔,以期获得每一次心安。其他所有的行当也都一样。因为实在的付出过,努力地生活过,不由得对这一行当产生了特殊的感情,在日复一日的辛苦之中,对生活有了难忘的经验和体会。不单是为着生存勉力维持着,更是为着精神的宁静而享受着,在享受中收获了生命的丰盈与坚韧。与其去追寻所谓的“诗和远方”,不如从近处生活发现诗意,去倍加珍惜所能够拥※有的东西,哪怕仅仅是黑暗当中一簇微小的炉火,也足够照清楚脚下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在《羊道》系列的序言中,李娟这样写道 :“所有的文字都在制造距离,所有的文字都在强调他们的与众不同。而我,更感动于他们与世人相同的那部分。那些相同的欢乐,相同的忧虑与相同的希望。”生活的重压指向俗世中每一粒渺★小的微尘,由于反抗与超越的存在,苦难才能在李娟作品极简的笔法中闪烁着厚重,轻盈的欢乐里浸蕴着哲〖思。尽管李娟的创作在未来还会有许多新的变化,但这份平凡俗世中的不凡诗意追寻,足以让她成为当代文坛的一颗明星。
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而今迈步从头越 砥砺奋进再出发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跑出跨越加速度 献礼建校○七十年